阿含部 | 本缘部 | 般若部 | 法华部·华严部 |宝积部 | 涅槃部 | 大集部 | 经集部 | 密教部 | 律部 | 释经论部 | 毗昙部 | 中观部 | 瑜伽部 | 论集部
经疏部 | 律疏部 | 论疏部 | 诸宗部 | 史传部 | 事汇部·外教部·目录部 | 古逸部·疑似部
当前位置:清净莲海大藏经(非赢利,纯公益网站) -> 新修大正藏 -> 阿含部

TOP

大般涅盘经 【三卷】(一)
2017-08-08 15:21:44 来源:清净莲海佛学网 作者: 【 】 浏览:273次 评论:0

大正新修大藏经 第01册  No.7


大般涅盘经卷上


东晋平阳沙门释法显译


如是我闻:


一时,佛在毘耶离大林中重阁讲堂,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而与阿难,於晨朝时,着衣持鉢,入城乞食,还归所止,食竟洗漱,收摄衣鉢,告阿难言:「汝可取我尼师坛来,吾今当往遮波罗支提,入定思惟。」作此言已,即与阿难,俱往彼处。既至彼处,阿难即便敷尼师坛,於是世尊结跏趺坐,寂然思惟。阿难尔时去佛不远,亦於别处,端坐入定。


世尊须臾,从定而觉,告阿难言:「此毘耶离,优陀延支提、瞿昙支提、庵罗支提、多子支提、娑罗支提、遮波罗支提,此等支提,甚可爱乐。阿难!四神足人,尚能住寿满於一劫若减一劫,如来今者有大神力,岂当不能住寿一劫若减一劫?」尔时,世尊既开如是可请之门,以语阿难,阿难默然,而不觉知;世尊乃至殷懃三说,阿难茫然,犹不解悟,不请如来住寿一劫若减一劫,利益世间诸天人民。所以者何?其为魔王所迷惑故。尔时,世尊三说此语,犹见阿难心不开悟,即便默然。


尔时,魔王来至佛所,而白佛言:「世尊!今者宜般涅盘,善逝!今者宜般涅盘。所以者何?我於往昔在尼连禅河侧,劝请世尊入般涅盘,世尊尔时而见答言:『我四部众——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犹未具足,又未降伏诸余外道,所以未应入般涅盘。』世尊今者四部之众,无不具足,又已降伏诸余外道,所为之事皆悉已毕,今者宜应入般涅盘。」于时,魔王如是三请,如来即便答言:「善哉!我於往昔,在尼连禅河侧,已自许汝,以四部众未具足故,所以至今;今已具足,却後三月当般涅盘。」是时,魔王闻佛此语,欢喜踊跃,还归天宫。


尔时,世尊即便舍寿,而以神力住命三月。是时,大地十八相动,天鼓自鸣,以佛力故空中唱言:「如来不久当般涅盘。」诸天人众,忽闻此声,心大悲憹遍体血现。


是时,世尊即於彼处,而说偈言:


一切诸众生,  皆随有生死,   我今亦生死,


而不随於有,   一切造作行,  我今欲弃舍。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默然而住。是时,阿难见大地动,心大惊怖,而自念言:「今者何故忽有是相?如此之事非为小缘,我今当往谘问世尊。」作此念已,即从座起,到於佛前,头面礼足白言:「世尊!我向於彼,别处思惟,忽见大地十八相动,又闻空中天鼓之声,心大怖惧,不知此相,是何因缘?」


佛言:「阿难!大地震动,有八因缘:一者大地依於水住,又此大水依风轮住,又此风轮依虚空住,空中有时猛风大起,吹彼风轮,风轮既动,彼水亦动,彼水既动,大地乃动;二者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有修神通,始成就者,欲自试验,故大地动;三者菩萨在兜率天,将欲来下,降神母胎,故大地动;四者菩萨初生,从右胁出,故大地动;五者菩萨舍於王宫,出家学道,成一切种智,故大地动;六者如来成道,始为人天转妙法轮,故大地动;七者如来舍寿,以神通力住命而住,故大地动;八者如来般涅盘时,故大地动。阿难!当知地动因缘,有此八事。


「阿难!有八部众,一者刹利、二者婆罗门、三者长者居士、四者沙门、五者四天王、六者忉利天、七者魔王、八者梵王,此八部众,我观其根应得度者,随所现形,而为说法,彼亦不知是我所说。阿难!有八胜处,一者内有色想外观色少境界、二者内有色想外观色无量境界、三者内无色想外观色少境界、四者内无色想外观色无量境界、五者观一切色青、六者观一切色黄、七者观一切色赤、八者观一切色白,此是行者上胜之法。复次,阿难!有八解脱,一者内有色想外观色、二者内无色想外观色不净思惟、三者净解脱、四者空处解脱、五者识处解脱、六者无所有处解脱、七者非想非非想处解脱、八者灭尽定解脱,此亦复是行者胜法。若能究竟此等法者,即於诸法,自在无碍。


「阿难!知不?我於往昔,初成道时,度优楼频螺迦叶,在尼连禅河侧。尔时,魔王来至我所,而请我言:『世尊!今者宜般涅盘。善逝!今者宜般涅盘。何以故?所应度者皆悉解脱,今者正是般涅盘时。』如是三请,我即答言:『今者未是般涅盘时。所以者何?我四部众未具足故,所应度者皆未究竟。诸外道众,又未降伏。』如是三答,魔王闻已,心怀愁憹,即还天宫。向者又来,而请我言:『世尊!今者宜般涅盘。善逝!今者宜般涅盘。所以者何?我於往昔,在尼连禅河侧,劝请世尊而般涅盘,世尊尔时即答我言:「我四部众——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犹未具足,又未降伏诸余外道,是以未应入般涅盘。」世尊!今者四部之众,无不具足,又已降伏诸余外道,所为之事皆悉已毕,今者宜应入般涅盘。』魔王乃至如是三请,我即答言:『我於往昔,在尼连禅河侧,已自许汝,以四部众未具足故,所以至今。今已具足,却後三月,当般涅盘。』魔王闻我作此语已,欢喜踊跃还归天宫。我既於此受魔请已,即便舍寿,住命三月,以是因缘,大地震动。」


尔时,阿难闻佛此语,心大悲憹徧体血现,涕泣流泪,而白佛言:「唯愿世尊!哀愍我等,住寿一劫若减一劫,利益世间诸天人民。」如是三请。


尔时,世尊告阿难言:「汝今非是请如来时。所以者何?我已许魔,却後三月,当般涅盘。汝今云何而请住耶?阿难,汝侍我来,颇曾闻我说二言不?」


阿难白佛:「实不曾闻天人之师有二言也。我於往昔曾闻,世尊为四部众,而说法言,四神足人,则能住寿,满足一劫若减一劫,况复如来,无量神力自在之王!今更不能住寿一劫若减一劫,而便舍寿,住命三月。唯愿世尊!哀愍我等,住寿一劫若减一劫。」


尔时,世尊答阿难言:「我今所以便舍寿者,正由汝故。所以者何?我前於此向汝说言:『四神足人,尚能住寿,满足一劫若减一劫,如来今者有大神力,岂当不能住寿一劫若减一劫。』乃至如是殷懃三说,开劝请门,而汝默然,曾不请我,住寿一劫若减一劫。是故,我今住命三月,汝今云何方请我住!」


尔时,阿难闻佛此语,决定知佛入般涅盘,不可劝请,心生苦痛,闷绝懊憹,泣涕流连,不能自胜。尔时,世尊既见阿难生大苦憹,而以梵音安慰之言:「阿难!汝今勿生忧悲,有为之法皆悉如是,一切合会无不别离。」


世尊即便而说偈言:


一切有为法,  皆悉归无常,   恩爱和合者,


必归於别离,   诸行法如是,  不应生忧憹。


於是,阿难流泪而言:「天人之师无上大尊,不久应当入般涅盘,我今云何而不忧憹?」即便拍头高声唱言:「呜呼!苦哉!世间眼灭!众生不久,失於慈父!」


尔时,世尊又告阿难:「汝今不应生於忧憹,设住一劫若减一劫,会亦当灭,有为之法,性相如是,汝勿於我独生苦也。我今欲还重阁讲堂,汝可取我尼师坛来。」於是,世尊即与阿难俱,共还归重阁讲堂。


尔时,世尊告阿难言:「汝今可语,此大林中,重阁讲堂,诸比丘众,皆悉令往大集讲堂。」阿难奉勅,即便普语诸比丘众,世尊皆令往大集堂。比丘集已,阿难白佛:「诸比丘众悉皆已集。唯愿如来,自知其时。」


尔时,如来从重阁讲堂,往大集堂,敷座而坐,告诸比丘:「我昔为汝所说诸法,常思惟之,诵习勿废。净修梵行,护持禁戒,福利世间诸天人民。诸比丘!我昔为汝说何等法,汝思惟之,勿生懈怠。三十七道品法,所谓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觉支、八圣道分,汝应修习精勤思惟,此法能令到解脱处。复次,比丘,一切诸法皆悉无常,身命危脆犹如惊电,汝等不应生於放逸。汝等当知,如来不久,却後三月,当般涅盘。」


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我欲弃捐此,  朽故之老身,   今已舍於寿,  住命留三月。
 

所应化度者,  皆悉已毕竟,   是故我不久,  当入般涅盘。
 

我所说诸法,  则是汝等师,   顶戴加守护,  修习勿废忘,
 

汝等勤精进,  如我在无异。   生死甚危脆,  身命悉无常,
 

常求於解脱,  勿造放逸行。   正念清净观,  善护持禁戒,   定意端思惟,


摄情於外境。   若能如此者,  是则护正法,   自到解脱处,  利益诸天人。


尔时,诸比丘闻佛此语,心大苦痛,涕泣交流,遍体血现,迷闷懊憹,而白佛言:「世尊!唯愿住寿!勿般涅盘!利益众生,增长人天。唯愿住寿!勿般涅盘!开诸众生智慧之眼。一切众生堕於黑暗,唯愿如来,为作明照!一切众生皆悉漂没生死大海,唯愿如来,为作舟航!」举手拍头,搥胸大叫:「呜呼!苦哉!如来不久当般涅盘,一切众生,何所归依?」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一切诸法,皆悉无常,恩爱合会,无不别离。汝等不应请我住世。何以故?今者非是劝请我时,向为汝等略说法要,当善奉持如我无异。」日既晚暮,世尊即与阿难俱共还归重阁讲堂。


尔时,世尊既至明旦着衣持鉢,而与阿难入城乞食;既得食已,即便还归重阁讲堂,食讫澡漱,与诸比丘,往乾荼村。路经毘耶离城,世尊回顾,向城而笑。阿难即便头顶礼足,而问佛言:「无上大尊!非无因缘而妄笑也。」佛即答言:「阿难!我今所以向城笑者,正为最後见此城故。」


当於如来说此言时,虚空之中,无云而雨。於是阿难复白佛言:「世尊!甚为奇特!虚空清净,无有气翳,忽然而降如此密雨。」佛告阿难:「汝知之不?虚空诸天,闻我说言最後见於毘耶离城,心大懊憹,悲感涕泣,此是天泪,非为雨也。」


尔时,阿难及诸比丘,闻佛此语,心复悲憹,闷绝躃地,而白佛言:「今者天人,极大苦痛,世尊云何而欲委舍般涅盘耶?」尔时,如来即以梵音而安慰之:「汝等不应生於忧苦。」诸比丘言:「世尊今者,最後见於毘耶离城,不久便当入般涅盘,我等云何而不忧苦!」如是展转,人人相告,乃至声彻诸离车等。


时,诸离车,闻此语已,心怀悲憹,遍体血现,举手拍头,搥胷大叫:「呜呼!苦哉!世间眼灭,众生於今无所归依。」互相语言:「我等今者,应往佛所劝请世尊,住毘耶离,住寿一劫若减一劫,利益世间诸天人民。」即便严驾疾往佛所,既出城门遥覩如来,又见阿难及诸比丘,涕泣流连,闷绝懊憹,诸离车等,倍增悲恸,前诣佛所,头面礼足,而白佛言:「世尊今者欲般涅盘,一切众生,失智慧眼,方当在於黑暗之中,云何能见所应行处?唯愿世尊,住寿一劫若减一劫。」如是三请。佛即答言:「有为之法,皆悉无常,设住一劫若减一劫,亦归无常。」


尔时,如来即说偈言:


须弥虽高广,  终归於消磨,   大海虽渊旷,  会亦还枯竭。
 

日月虽明朗,  不久则西没,   大地虽坚固,  能负荷一切。
 

劫尽业火然,  亦复归无常,   恩爱合会者,  必归於别离。
 

过去诸如来,  金刚不坏身,   亦为无常迁,  今我岂独异。
 

诸佛法如是,  汝等不应请,   勿偏於我上,  而更生忧恼。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诸离车:「汝等可止啼泣之情,谛听如来最後所说。」诸离车言:「善哉!世尊!愿乐欲闻。」於是如来,敷尼师坛,结跏趺坐,诸比丘众,及以离车,强自抑忍,各坐一面。


尔时,世尊告离车言:「汝等当知,有七种法,日就增进,而不减损。一者欢悦和同,无相违逆;二者共相晓悟,讲论善业;三者护持禁戒,及持礼仪;四者恭敬父母及余尊长;五者亲戚和睦,各相承顺;六者国内支提,修理供养;七者奉持佛法,亲敬比丘及比丘尼,爱护优婆塞及优婆夷。如是七法,若受行者,令人威德日就增进,国土炽盛,人民丰乐。汝等从今至尽形寿,当奉持之,无得懈怠。」时诸离车,即白佛言:「我等若於此七法中,修行一事,尚能令我威德增进,况复具足修行七法!善哉!世尊!我等今者,便得福利,当尽形寿奉持不忘。」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汝等从今亦当修习七法之行。一者欢悦和谐犹如水乳;二者常共集会讲论经法;三者护持禁戒,不生犯想;四者恭敬於师及以上座;五者料理爱敬,阿练比丘;六者劝化檀越,修营三宝所止住处;七者勤加精进,守护佛法。汝等当知,若有比丘行此七法,功德智慧,日就增进。


「复次,比丘!更有七法,汝等当修。一者不如白衣营资生业;二者不作戱论调谑之言;三者不乐睡眠废於精勤;四者不论世间无益之事;五者远恶知识,近於善友;六者正念,不生邪想;七者若於佛法有所得者,更求胜进。汝等若能行此七法,功德智慧日就增长。


「复次,比丘!更有七法汝等当行。一者於佛法僧,生坚固信;二者有惭;三者有愧;四者心常乐於多闻;五者心不轻躁;六者乐闻经义;七者乐修智慧。汝等若能修此七法,功德智慧日就增长。


「复次,比丘!更有七觉意法,汝等当行。一者择法、二者精进、三者喜、四者念、五者定、六者猗、七者舍,汝等若能行此七法,功德智慧日就增长。


「复次,比丘!更有七法。一者观於无常、二者观於无我、三者观於不净、四者观苦、五者不乐世间、六者不着五欲、七者勤修寂灭,汝等若能行此七法,功德智慧日就增长。


「复次,比丘!更有七法,汝等当行。一者身常行慈;二者口常行慈;三者意常行慈;四者若有檀越种种布施,平等分与无使有偏;五者於深妙法,乐说不厌;六者不以世间典籍而教於人;七者见非同学,不生憎嫉。汝等若能修此七法,功德智慧日就增长。


「复次,比丘!更有七法,汝等当行。一者於九部法,善能分别;二者善解其义;三者行道诵习,皆得其时;四者行住坐卧,善得仪中;五者为人说法,并自量忖,以其所长,而以教人;六者若婆罗门、刹利、长者居士,来欲听法,当善筹量,随根为说;七者善别愚智。汝等若能行此七法,功德智慧日就增长,则能守护我之正法。」


尔时,国中诸离车妻,闻佛不久当般涅盘,今者最後见毘耶离,心大懊憹,悲泣流连,各与五百眷属,各办五百乘车,载供养具,种种庄严,车牛白者,悬素幡盖,如是玄黄,各随牛色,次第出城,往至佛所。尔时,世尊遥见彼来,告诸比丘:「汝等见此诸离车妻,前後导从,极严丽不?」比丘答言:「唯然见之。」佛告比丘:「此毘耶离离车长者,及以其妻,出入之仪,甚为光饰,与忉利天,等无异也。」


时,离车妻既到佛所,头面礼足,悲泣流连,不能自胜,以诸供具,而供养佛白言:「世尊!唯愿住寿教化众生。世尊今若般涅盘者,我等盲瞑,永无开悟。受生薄福,为此女身,恒有限碍,不得自在,无缘而数亲近世尊。世尊便欲般涅盘者,我等善根日就减损。」


尔时如来而答之言:「汝等从今至尽形寿,精勤持戒,如人护眼,意念端直,勿生谄嫉,此便即是,常得见我。」诸离车妻,闻佛此语,倍增悲绝,不能自胜,却坐一面。


尔时,庵婆罗女,颜容端正世界第一。闻佛不久当般涅盘,最後见於毘耶离城,心怀悲懊,涕泣交流,即与五百眷属,严五百乘车,次第出城,往诣佛所。尔时,世尊!遥见彼来,告诸比丘:「庵婆罗女今来诣我,形貌殊绝,举世无双,汝等皆当端心正念,勿生着意。比丘!当观此身,有诸不净,肝、胆、肠、胃、心、肺、脾肾、屎、尿、脓血,充满其中。八万户虫,居在其内。发毛爪齿,薄皮覆肉,九孔常流,无一可乐。又复此身,根本始生,由於不净。此身所可往来之处,皆悉能令不净流溢,虽复饰以雕彩,熏以名香,譬如宝瓶中藏臭秽。又其死时,膖胀腐烂,节节支解,身中有虫,而还食之,又为虎狼鵄枭鵰鹫之所吞噬。世人愚痴,不能正观,恋着恩爱,保之至死,横於其中而生贪欲;何有智者,而乐此耶?」


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虽复佩璎珞,  香华自严饰,   屎尿及唾洟,  不净藏其内。   众生保惜之,


迷惑不觉悟,   犹如灰覆火,  愚人蹈其上;   智者当远离,  勿生染着心。


尔时,庵婆罗女到於佛前,头面礼足,以诸供具,而供养佛,衔泪呜咽,而白佛言:「唯愿世尊!住寿住世,不般涅盘,利益世间诸天人民!世尊若定般涅盘者,一切众生,无复奖道,犹如婴儿失於慈母。」


尔时,世尊而告之言:「一切诸行,性相如是,汝今不应生於悲憹。」世尊即便普为来众而说法言:「汝等从今护持禁戒,勿得亏犯。破戒之人,天龙鬼神,所共憎厌!恶声流布,人不憙见,若在众中,独无威德。诸善鬼神,不复守护。临命终时,心识怖惧,设有微善,悉不忆念,死即随业受地狱苦,经历劫数,然後得出,复受饿鬼畜生之身,如是转转无解脱期。比丘持戒之人,天龙鬼神,所共恭敬。美声流布,闻彻世间。处大众中,威德明盛。诸善鬼神,常随守护。临命终时,正念分明,死即生於清净之处。」当於如来说此法时,六万八千那由他天人八部,远尘离垢,得法眼净。六十比丘,漏尽意解,成阿罗汉。


尔时,世尊告诸离车及与其妻,并庵婆罗女:「我今欲进乾荼村中,汝等可各还归所止。当知,诸行皆悉无常,但当修行我所说法,勿如婴儿涕泣悲憹。」世尊即便从座而起。


时,诸离车及与其妻、庵婆罗女,闻佛此言,搥胸拍头,号咷大叫,缘路随佛不肯旋返。世尊既见恋慕情深,非是言辞所可安慰,即以神力,化作河水,涯岸深绝,波流迅疾。时,诸离车及以眷属、庵婆罗女,既见如来与比丘众,在彼河岸,倍增悲恸,闷绝躃地,而以微声,共相谓言:「是处那忽有此大河,而复乃尔波湍惊急?当是如来见於我等随从不舍,而故作此,绝行道耳!」时,诸离车及以其妻、庵婆罗女,既不得度,心倍踊跃,俛仰哽咽,绝望乃还。


尔时,如来至乾荼村北林中住,告诸比丘:「汝等当知,有四种法:一戒、二定、三慧、四解脱,若不闻知此四法者,斯人长夜在生死海。我於往昔,若不闻知此四法者,不能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於是世尊即说偈曰:


戒定慧解脱,  我若不久闻,   不能疾得证,  无上正真道。
 

汝等宜精进,  修习此四法,   能断生死苦,  天人上福田。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为诸比丘,分别广说此四法义。当於如来说此法时,千二百比丘,即於诸法,漏尽意解,成阿罗汉。


尔时,世尊与诸比丘,即从座起,趣於象村、庵婆罗村、阎浮村乃至到於善伽城。到彼城已,与诸比丘,前後围绕,在一处坐。於是,世尊告诸比丘:「有四圣谛,当勤观察。一者苦谛、二者集谛、三者灭谛、四者道谛。比丘,苦谛者,所谓八苦:一生苦、二老苦、三病苦、四死苦、五所求不得苦、六怨憎会苦、七爱别离苦、八五受阴苦。汝等当知,此八种苦,及有漏法,以逼迫故,谛实是苦。集谛者,无明及爱,能为八苦而作因本。当知此集,谛是苦因。灭谛者,无明、爱灭,绝於苦因。当知此灭,谛实是灭。道谛者,八正道:一正见、二正念、三正思惟、四正业、五正精进、六正语、七正命、八正定。此八法者,谛是圣道。若人精勤,观此四法,速离生死,到解脱处。汝等比丘,若於此法,已究竟者,亦当精勤为他解说。我若灭後,汝等亦应勤思修习。」当於如来说此法时,五百比丘,漏尽意解,成阿罗汉。虚空诸天,其数四万,於诸法中,远尘离垢,得法眼净。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四决定说。一者若有比丘,乐欲说法,作如是言:『我亲从佛闻如是法,善解其义,受持读诵,极自通利。』汝等宜应请之令说,应随所闻善自思惟,为修多罗,为是毘尼、法相之中,有此法耶?若修多罗及以毘尼法相之中,有此法者,宜应受持,称赞善哉。若修多罗及以毘尼法相之中,无此法者,不应受持,亦勿称赞,当知此法,非我所说。二者若有比丘,乐欲说法,作如是言:『我於某处比丘僧众,闻如是法,善解其义,受持读诵,极自通利。』汝等宜应请之令说,随所闻法善自思惟,为修多罗、为是毘尼、为是法相,有此法耶?若修多罗,及以毘尼、法相之中,有此法者,宜应受持,称赞善哉。若修多罗及以毘尼、法相之中,无此法者,不应受持,亦勿称赞。当知此法非我所说,亦复非彼比丘众说。三者若有比丘乐欲说法,作如是言:『我亲从彼某僧伽蓝某阿练若住处,众多上座比丘,悉皆多闻,聪明智慧,闻如是法,善解其义,受持读诵,极自通利。』汝等宜应请之令说,应随所闻,善思惟之,为修多罗、为是毘尼、为是法相中有此法耶?若修多罗,及以毘尼、法相之中,有此法者,宜应受持,称赞善哉。若修多罗及以毘尼、法相之中,无此法者,不应受持,亦勿称赞。当知此法,非我所说。四者若有比丘,乐欲说法,作如是言:『我亲从某僧伽蓝某阿练若住处,有一上座比丘,智慧多闻,闻如是法,善解其义,受持读诵,极自通利。』汝等宜应请之令说,应随所闻,善思惟之,为修多罗、为是毘尼、为法相中有此法耶?若修多罗及以毘尼、法相之中,有此法者,宜应受持,称赞善哉。若修多罗及以毘尼、法相之中,无此法者,不应受持,亦勿称赞。当知此法,非我所说,汝等宜应善分别此四决定说,又亦以此分别说法,传授余人。设我在世,及般涅盘,虚伪真实,以此知之。」时,诸比丘而白佛言:「善哉!世尊!我等从今当能分别佛说魔说。」


尔时,世尊与诸比丘,从座而起,趣鸠娑村。到彼村已,与比丘众,前後围绕,坐一树下。时彼村中,诸婆罗门、长者居士,闻佛至已,皆悉驰竞,来诣佛所,头面礼足,却坐一面,而白佛言:「世尊!今者与诸比丘,故来此村,别有余趣?」於是,如来即答之言:「我却後三月,当般涅盘,从毘耶离城,遍历村邑,次第到此。」尔时,诸人,闻佛此语,悲泣懊憹,闷绝躃地,举手拍头,搥胸大叫,唱如是言:「呜呼!苦哉!世间眼灭,我等不久,失所归导。」垂涕白言:「唯愿世尊!住寿一劫,若减一劫。」尔时,世尊而答之言:「汝等不应生此悲憹,所以者何?有为之法,性相如是。汝等可舍忧憹之情,静心听我最後所说。」於是诸人,强自抑忍,低头默听。


时,彼座中有一婆罗门,名弗波育帝,聪明智慧博闻强记。尔时如来,即告之言:「汝等当知,在家之人,有四种法,宜应修习。一者恭敬父母,尽心孝养;二者恒以善法,训导妻子;三者愍念僮仆,知其有无;四者近善知识,远离恶人。汝等若恒行此四法,现世为人之所爱敬,将来所生,常在善处。复次,弗波育帝,在家之人,有四乐法。一者不负他财,无惭愧色;二者极大巨富,自惜不用,父母、妻子、亲戚、眷属皆不给与,又不供养沙门婆罗门;三者极大巨富,身着丽服,口恣上味,供养父母,亲戚眷属皆悉给与,奉事沙门及婆罗门;四者身、口、意业,竝不为恶,聪明智慧,乐欲多闻。汝等当知,在家之人,虽复有此四种之乐,而不负他债及以悭贪,此法名为最下之乐;好行布施,名为中乐;身、口、意业不造於恶,聪明智慧,乐於多闻,此法名为上胜之乐。」


尔时,如来而说偈言:


不负债及悭,  斯名为下乐,   有财行布施,  此名为中乐。
 

身口意业净,  智慧乐多闻,   此则为上乐,  慧者之所行。
 

汝等从今日,  乃至尽形寿,   长幼互相教,  行此中上法。


大般涅盘经卷上

Tags: 责任编辑:莲海法雨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1/3/3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般泥洹经 【二卷】 下一篇大坚固婆罗门缘起经 【二卷】
回向偈
清净莲海佛学网: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交流论坛 联系我们
清净莲海佛学网 版权所有 津ICP备080001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