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含部 | 本缘部 | 般若部 | 法华部·华严部 |宝积部 | 涅槃部 | 大集部 | 经集部 | 密教部 | 律部 | 释经论部 | 毗昙部 | 中观部 | 瑜伽部 | 论集部
经疏部 | 律疏部 | 论疏部 | 诸宗部 | 史传部 | 事汇部·外教部·目录部 | 古逸部·疑似部
当前位置:清净莲海大藏经(非赢利,纯公益网站) -> 新修大正藏 -> 大集部

TOP

大哀经 【八卷】(一)
2017-08-01 14:02:02 来源:清净莲海佛学网 作者: 【 】 浏览:401次 评论:0

大正新修大藏经 第13册  No.398


【西晋 竺法护译】

 

大哀经卷第一


庄严大会法典品第一


  闻如是:一时,佛在王舍城灵鹫山,古昔诸佛之所游居,如来威神之所建立。其地道场,诸菩萨众所共咨嗟。无极法座,天、龙、鬼、神、揵沓和等,咸俱归命稽首为礼。而于佛土宣畅德本、如来威光、慕乐法门、菩萨神明等,入无量无限功德如来所行,成等正觉转妙法轮,为极元首善宣开化,于一切法而得自在。所度无极,明晓众生志性所趣,睹其诸根便度彼岸,晓了一切蠲除挂碍,诸所止处为作佛事而无俗业,坚住于行莫能当者。大比丘众六百万人,一切人民灭除尘欲无众蔽碍,则为如来法王之子,行深妙法,其所由生不从颠倒,柔软和雅威仪礼节而皆备悉,为大众祐,如来之道而得亲近。


  诸菩萨众不可称计,行无挂碍,决了普智诸通敏慧。又诸大菩萨大慈大哀,兴布法云而演电明,为雨甘露满饱众生诸久饥渴,等心一切执志如地,诸所妄想倚著结缚皆已除弃,熙降弘恩道品之法三十有七,犹如日殿圣慧之宫,明智光曜靡所不照,灭大幽冥显示世间,指其道路宣其德本,若如莲华开[門@為]之时,枯竭恩爱,志深渊池兴立正业,具大神通游于虚空,譬如月宫照乎夜闇,所可游行等心众生,得其志性靡不忻悦,善权方便有益无损,至于道谊亦无增减,普现所行,志若须弥坚住不动,常修梵行供养三宝,于诸境界无能移转,过诸世间之所有法毁呰诽谤,现于一切诸佛国土而现亲厚,神曜远照志如大海,其器广大盛满法水,修菩萨行,一切众生之所宗戴,犹如师子君主最尊,奉四圣谛怀于大悲心慕慈愍,寂然观察,所察普显,于深妙法而无所畏,坏诸外道,于无央数百千诸劫究竟无底,其若菩萨行不以懈惓,一切诸德悉已具足。其名曰:普观见无尽菩萨、皆睹诸国庄严遍现菩萨、如来种性成就无退菩萨、威仪化众示无嗔恚菩萨、无量辩才幢英变音菩萨、积累清净金光威神王菩萨、分别光明辩解散句菩萨、生无量福积累亲业菩萨,如是等类无数菩萨。


  于是世尊颁宣法门,名曰生诸菩萨。佛成正觉时十六年,见诸梵行普皆兴盛,睹诸菩萨咸来集会,欲演如来诸持法藏,而众开士皆悉云至。佛自念言:“吾宁重增诸菩萨行,使得将护兴立道行,曾有经典讲无盖门。如来所为无极变化,为诸菩萨大士之众,当令进入如来境界。”于时世尊以佛境界,变现如来三昧正受。佛适以此佛境,变现定意正受众祐圣旨,上虚空中自然高座,如三千大千佛土广大高远,上至欲界及无色界,悉佛正行如来功德之所兴化。诸菩萨众性行清净,照于十方诸佛世界,悦可无量众生意行,一切诸天龙神宫殿靡不蒙曜。请召十方诸菩萨等,咨嗟无量名德之称,悉坐无数重阁交露,或有紫金以为墙壁,吉祥藏宝以为轩窗,以玛瑙宝而作户牖,明月藏宝以为栏楯,离垢光宝以为户扇,以普明宝而为重阁,一切众宝而为垣障,垂诸贯珠竖众幢幡,而然庭镣,悬诸缯盖,上好栴檀而用垩塗,异妙栴檀可意众香怀来越度,海中名香而用然之,龙所出宝若干种华而散其上,众宝之树罗列而行,诸宝香炉巍巍微妙。其所光饰,普周十方诸佛世界,清净奇妙欢悦人心,普悉现于高座之中。其师子座不可称数,亿百千垓而自然现,高座粲丽广长而峻,众所钦乐莫不忻庆。此四大域所有部界,则自然生四万宫殿而甚高大。又其栏楯高四丈九广二十里,以夜光珠、离秽宝珠、梵英宝珠悬在幡盖,而以紫金庄饰交露,出自然音,从地以上乃至高座,又既崇妙自然化成无有作者。如是此四域所兴变化,三千大千世界亦复如是,诸有四域悉等无异,皆自然生无极宫殿。


  于时,世尊安隐寂然从三昧起,应时三千大千世界六反震动,其大光明靡所不照。佛与菩萨诸弟子众眷属围绕,诸天在上歌咏功德,而雨众华散诸天衣覆盖虚空,烧众名香,空集乐器而自然鸣,十方佛国皆自然动。光照无量诸佛国已,佛大神足无极变化,境界无限威神无际,圣光无边感动无底,于灵鹫山忽然不现。与大众俱,诸天、龙、神、揵沓和、阿须伦、迦留罗、真陀罗、摩睺勒,侍从世尊欲听经法。又四天王与诸天俱,见佛世尊欲诣讲经,于上叉手雨诸天华,供养大圣以偈赞曰:


日月之威曜, 明珠天然晖, 佛光悉蔽之, 消灭三恶趣。
 

其明遍佛土, 越须弥铁围, 悉归命最胜, 咸各怀踊跃。


  时四天王从诸天人,各以此偈赞世尊已,忻戴无量。时天帝释与忉利天,见于大圣欲诣大殿,至高座所则施供养,雨诸天香散于佛上,叉手以偈而叹颂曰:

 

神足度无极, 显变化无等, 现乎亿佛土, 最胜日以出。
 

降伏诸魔界, 普德净庄严, 其神足自在, 稽首无等伦。


忉利诸天偈赞佛已,侍从世尊。


时须深天王,见佛欲诣宫殿高座,雨于天衣叉手赞佛:

  
安住慧无量, 普知众生性, 无著如虚空, 皆远三世事。
 

一心入诸行, 悉晓群生性, 是故可奉敬, 三世悉戴仰。


时炎天王偈赞佛已,侍从世尊。


兜率天王与诸天俱,见于世尊欲诣宫殿大高座所,雨天珍宝而供养佛,叉手赞曰:

  
宜畅于经谊, 观如幻野马, 彼则无文字, 何有意心像?
 

兴愍哀众生, 故佛赞尊法, 归知法自然, 胜晓无吾我。


时兜率天王偈赞佛已,侍从世尊。


无憍乐天王与诸天俱,见于世尊欲诣宫殿大高座所,雨宝璎珞供养佛上,叉手赞曰:

  
显示乎法身, 十方如虚空, 最胜现色像, 愍哀而开化。
 

宣法无有色, 最胜行普平, 礼法自然慧, 明识一切谊。


无憍乐天以偈叹佛,侍从世尊。


化自在天与诸天人,见于世尊欲诣宫殿讲堂高座,雨天宝珠而供养佛,叉手赞曰:

  
禁戒离诸垢, 则立于清净, 劝化其高尊, 定意不可动。
 

智慧无等伦, 如海无嗔恨, 已度于终始, 稽首得自在。
 

神圣之足底, 自然立相轮, 显修乎慈哀, 从本此为先。
 

解脱三迳迹, 稽首佛德行, 则以悲哀故, 增加以平等。
 

以寂然为华, 解脱成其实, 犹如蜂之王, 劝化诸眷属。
 

安住如莲华, 以头脑稽首, 善建立禁戒, 住于安谛地。
 

精进之势力, 超殊无能逮, 稽首正品类, 甚尊不可动。
 

愍哀为清净, 道场成光曜, 智慧离垢秽, 威明消闇冥。
 

无数百众生, 咸共归稽首, 则为无极觉, 头面礼大圣。
 

其脱门之迹, 音畅于虚空, 智慧驰悬远, 光明照十方。
 

众生华百千, 令得解开彼, 觉了离垢秽, 稽首无所著。
 

察之无等伦, 何能有踰者, 求之于十方, 导师不可逮。
 

功勋甚众多, 一切德备悉, 吾今而咨嗟, 其志无饱满。
 

阿须伦诸龙, 帝主所归礼, 无数诸天人, 佥共叹其德。
 

其所赞名称, 众多难思议, 举誉礼世尊, 功勋皆流布。


化自在天偈赞佛已,侍从世尊。


  于时,世尊则以无量佛之境界感动变化,为百千天人所共咨嗟,诣宝高座。时佛世尊适升高座,四域宫殿悉知见之。一切三千大千世界,诸在四域皆复如是,悉知见之。于时,大圣坐于三千宝护高座师子之床,诸菩萨众及大弟子亦复次坐。于是大圣有三昧名无盖法门娱乐,以此定意正受。佛适三昧,圣体诸毛一一毛孔,各出江河沙等光明,威曜尽照东方诸佛世界靡不周至,南西北方、四隅、上、下亦复如是,尽照诸界遍无遗漏。所照十方诸佛国土,应时诸土一切地狱,勤苦拷掠悉为休息,畜生解脱,饿鬼得安。时诸众生诸患消除,不为淫怒愚痴所惑,而无瑕秽苦劳之难,慈心相向共相瞻视,如父如母、如兄如弟、如子如身无异。如来光明照诸菩萨,诸菩萨众承佛威神,光曜之中说此颂曰:


精进力无量, 广普无所住, 又以精勤力, 越度亿载劫。
 

十力功流布, 普达于十方, 释迦文威光, 广照于一切。
 

其欲求法谊, 故往百千土, 礼佛听尊法, 而至忍世界。
 

其在兜率天, 十方诸菩萨, 斯等察此光, 佛演安众生。
 

魔尘异学众, 降以精进力, 如莲华出日, 须弥照十方。
 

其身曜无底, 晖普于一切, 诣彼听尊法, 最胜转法轮。
 

今日无等伦, 颁宣无比经, 十力愍众生, 故转尊法轮。
 

今日众集会, 广普难可遇, 笃信欲见佛, 今当诣忍土。


  尔时,光明普告十方诸佛国土,说斯颂已,动诸佛国,安于众生,耀诸法界,净除一切尘劳之境,灭众幽冥,蔽魔宫殿,与诸菩萨无数眷属还回忍土,在佛头上忽然不现。


  于时,东方无量功德宝福普辞世界,其佛号离垢净光海华无断光言王如来,佛土有菩萨,名首藏华诸法自在。彼光所请,与十江河沙等诸菩萨众会眷属围绕,忽没彼土,须臾之顷至此忍界,诣宝高座住世尊前,稽首足下绕佛万匝,雨夜光珠、众宝璎珞供养散佛,以颂赞曰:


十力功勋发, 皆达于十方, 嗟叹无等伦, 德祚度彼岸。
 

我等所诣土, 欲听经法故, 一切闻名称, 释师子之号。
 

世尊为平等, 离垢光普曜, 如诸法无本, 亦无有嗔恨。
 

见危惧众生, 辄令得解脱, 为诸法之王, 如幻师善学。


时诸菩萨无央数众,嗟叹佛已,各神足力悉化作座而坐其上。


  南方佛辩世界,无量德宝辩如来佛土,有菩萨名宝柱。与十江河沙等诸菩萨俱眷属围绕,在于彼土忽然不见,须臾之顷至此忍界,诣宝高座住于佛前,以白珠交露覆盖佛上,稽首足下绕佛万匝,以颂赞曰:


世尊悉周匝, 愍雨于众生, 开[門@為]光明焰, 以空无吾我。
 

以八平正路, 消竭尘欲渊, 寂秘诸树王, 长育清白林。
 

则以智慧光, 化灭阴冥母, 悟久梦众生, 溺没终始流。
 

为显示正路, 消竭恩爱池, 令逮清净眼, 使度如前胜。


时无数菩萨颂赞佛已,各神足化变作其座皆自处上。


  于时,西方照耀世界,普明如来至真佛土,彼有菩萨名显音契王,与十江河沙等诸菩萨俱眷属围绕,在于彼土忽然不现,须臾之顷至此忍界,诣宝高座住于佛前,雨瑛真珠供养世尊,稽首足下绕佛万匝,以赞颂曰:


其圣体之行, 犹如虚空界, 所愿悉清净, 劫数无有量。
 

其身净无垢, 永无有众漏, 能周于十方, 无思议佛土。
 

所讲如时雨, 雷震梵妙音, 悦可群萌类, 应如志所慕。
 

其心无所行, 亦无有不行, 所演畅诸音, 出应众生心。


时无数菩萨颂赞佛已,各神足化变作其座皆自处上。


  于时,北方众宝锦界,无量德宝光如来佛土,彼有菩萨号曰海觉,与十江河沙等诸菩萨俱眷属围绕,在于彼土忽然不现,须臾之顷至此忍界,诣宝高座住于佛前,稽首足下绕佛万匝,以颂赞曰:


体色紫磨金, 觉施以寂然, 善照于十方, 快普现其身。
 

其体无俦匹, 众人若观察, 则灭诸欲尘, 忻豫长安隐。
 

最胜诸学子, 瞻戴世光明, 其志咸忻仰, 如须弥顶王。
 

皆诸神足力, 若干种变化, 不能见最胜, 顶上之威相。


时无数菩萨颂赞佛已,各各神足变作其座皆自处其上。


  于时,东南方无忧世界,除众戚冥如来佛土,有菩萨名普曜,与十江河沙等诸菩萨俱眷属围绕,在于彼土忽然不现,须臾之顷至此忍界,诣宝高座住于佛前,稽首足下绕佛万匝,以宝交露供养上佛,以颂赞曰:


于一毛孔里, 怀无限佛土, 众生不以患, 国土不迫迮。
 

最胜救济行, 为诸无眼目, 诸佛为最妙, 识胜之光明。
 

以一之刹土, 畅无数佛国, 其诸所显现, 刹土不增减。
 

随如应方便, 大称随时入, 普入一切变, 神足所感动。


时无数菩萨颂赞佛已,各神足变化作其座皆自处上。


  于时,西南方善观世界,大哀观众生如来佛土,有菩萨名思于大哀,与十江河沙等诸菩萨俱眷属围绕,在于彼土忽然不现,须臾之顷至此忍界,诣宝高座住于佛前,雨妙衣服供养覆佛,稽首足下绕百千匝,以颂赞曰:


禁戒甚清净, 人尊如宝珠, 长夜自将护, 如牦牛爱尾。
 

见于毁禁者, 加之以愍哀, 不自叹己身, 不呰毁他人。
 

住如须弥山, 意定不可动, 智慧如江海, 尊超于神灵。
 

已度一切有, 有为缚刑狱, 化亿载众生, 疗其尘劳病。


时无数菩萨颂赞佛已,各神足化变作其座皆自处上。


  于时,西北方离暗冥世界,光净王如来佛土,有菩萨名光曜网,与十江河沙等诸菩萨俱眷属围绕,在于彼土忽然不现,须臾之顷至此忍界,诣宝高座住于佛前,以宝璎珞之具用覆佛上,稽首足下绕百千匝,以颂赞曰:


身觉了生死, 犹如幻师化, 示现所感动, 如幻无所有。
 

假如师幻化, 众生皆如兹, 其界不可动, 众生无自然。
 

如人卧寐梦, 睹见若干形, 寤则无所见, 诸色想无为。
 

圣说法如梦, 有为从念生, 见有所退转, 不退不回还。


时无数菩萨颂赞佛已,各神足化变作其座皆自处上。


  于时,东北方住净离垢世界,空城离垢心如来佛土,有菩萨名觉无底离垢,与十江河沙等诸菩萨俱眷属围绕,在于彼土忽然不现,须臾之顷至此忍界,诣宝高座住于佛前,以常鼓音交露覆盖佛上,稽首足下绕百千匝,以颂赞曰:


明识深妙法, 等解指自然, 省察诸空相, 一切诸所法。
 

普知一切世, 众生心所趣, 其心如虚空, 清净慧无底。
 

群黎之所行, 三世诸驰逸, 一心一时行, 悉知诸所有。
 

无有众生想, 其心谛离念, 已除众妄想, 善权普平等。


时无数菩萨颂赞佛已,各神足化变作其座皆自处上。


  于时,下方照明世界,深青莲首如来佛土,有菩萨名曰辩严,与十江河沙等诸菩萨俱眷属围绕,在于彼土忽然不现,须臾之顷至此忍界,诣宝高座住于佛前,以明珠交露共覆佛上,稽首足下绕百千匝,以颂赞曰:


如亿载佛土, 其中所有尘, 安住诸子孙, 来诣于最胜。
 

各欲自启问, 无数亿千劫, 则以一文字, 意化于一切。
 

圣慧不可喻, 权智无等伦, 总持定无量, 功德无崖底。
 

洪勋无能限, 颁宣无数劫, 毛孔所咨嗟, 不可尽究竟。


时无数菩萨颂赞佛已,各神足化变作其座皆自处上。


  于时,上方庄严世界,名称如来佛土,有菩萨名诸法变王,与十江河沙等诸菩萨俱眷属围绕,在于彼土忽然不现,须臾之顷至此忍界,诣宝高座住于佛前,一切庄严众宝紫金交露之帐覆盖佛上,稽首足下绕百千匝,以颂赞曰:


一切安住业, 今显无崖底, 于心得自在, 导师行亦然。
 

独诸佛所知, 非众生所行, 如空无边际, 群庶本如此。
 

其行无俦匹, 今日显无底, 成佛转法轮, 导师灭度如。
 

犹若有所种, 法不失果实, 十方诸最胜, 不可称限量。


时无数菩萨颂赞佛已,于佛空中,各神足化变作其座皆自处上。

 

叹会品第二


  彼时须臾之间,十方菩萨悉会面现。其菩萨众不可称限无能计会,亿百千数莫能称载,光明所劝集于忍界,诣宝高座住世尊前。时佛晏然从定意兴,其明晃照自然音出。其自然音,普告于三千大千世界,令闻其教。于时佛土信不信者,已为应器比丘、比丘尼,童男、童女、人与非人,天、龙、鬼、神、揵沓和、阿须伦、迦留罗、真陀罗、摩睺勒,闻佛音诏身心坦然,加敬悚息,承佛威神,自然而有妙宝宫殿悉共趣之,须臾之间至宝高座,稽首佛足绕圣三匝各就床榻。又此光音告敕梵天、梵忍天王、梵身天王、梵满天王、梵度著天王、大梵天王、光曜天、少光天、无量光天、光音天、净严天、少净天、无量净天、难还天、净身天、用果天、无揵天、于是天、善施天、善所施天、一善天,如眴之顷集宝高座,稽首足下绕佛七匝,不处地上自处其座。


  于时,世尊睹见大众佥然来会,有神光曜名曰显现诸菩萨力,眉间演出于此光明,绕诸菩萨七匝竟已,于诸菩萨顶上而没。时有菩萨名首藏华诸法自在,遇此光曜,应时逮得一切庄严定意,适三昧已,其宝高座自然为佛有师子座,高八十亿垓百千之寻,妙宝为足,众珍栏楯,妙衣敷上,一切诸华以散其上,悦意诸宝以为严饰。一切菩萨睹此缘变断绝所慕,皆令众会自睹其明,可悦一切众生,现其心意所欲求愿,寻时皆了无可犹豫。时首藏华诸法自在菩萨,复以劫叹施诸恶趣三昧正受,别化如来大师子座,庠序安隐,从三昧起恭恪钦敬,叉其十指以颂赞佛:


其日光明者, 但照世俗耳! 天帝威神德, 营从乐忉利;
 

其梵天尊王, 慕恋梵天上; 佛之圣威化, 变动界若此,
 

观察法自由, 自然如虚空, 若幻野马比, 亦如水中月。
 

诸所作所造, 悉为无有主, 晓了如诳诈, 见众生清净。
 

其心慕于色, 斯色何所在? 其心为自然, 所由皆不实。
 

一切虽清净, 此亦如幻化, 其于自然者, 虚伪何有处?
 

能分别本净, 执御心鲜洁, 其境从容来, 彼无有尘欲。
 

思想念诸念, 其心已脱此, 则见若干种, 幻化之所为。
 

虚空无所有, 从地而出生, 显示国土地, 若干明珠宝。
 

向者为法王, 建立师子座, 当处于此座, 开化亿众生。
 

跱立缯幡盖, 大幢诸严饰, 此无所从来, 亦无所越至。
 

若能晓诸法, 无所从来者, 便能为众生, 现诸胜变化。
 

大圣梵音声, 所演善哉快, 为世巨锭燎, 威神德无极。
 

愍伤吾之故, 当升处高座, 讲说于经典, 断生老病死。
 

其清净众生, 十方来会此, 各各次第坐, 欲听愍法谊。
 

本所因发举, 愿解于此慧, 圣在师子座, 安详颁宣法。


  于是世尊见首藏华诸法自在菩萨志性清净,即便处于大清净法师子之座,寻时讲说诸菩萨行,当所立趣。又有经典名无盖门,净菩萨道诸佛法力,成就宝身圣明屋宅,于一切法而得自在,入总持中分别解说,剖判入门大神通慧,入于微妙不退转轮无能回还,导御一切诸定意乘,入于一乘无毁法界,说众生性根原所趣,为之唱导解发诸法,毁坏诸魔入应顺法,去诸尘劳六十二见,开化当入柔顺之法,令诸爱欲、邪见、乱律入无碍慧,劝众德本普无不接,颁宣权慧皆入一切佛平等圣悉无阴蔽无处所门,所宣诸法分别如谊入于诸法,无念不念,无应不应,觉了深妙十二缘起,圣慧功德乃达魔天,佛身口意皆令庄严,所念志趣智慧明达而不可盖,入乎圣谛开化声闻,晓心所归缘觉之律,普得一切诸慧境界诸菩萨律,一切所入于法自在,颁宣如来功勋名称。


  时佛讲说如是比像无极法典,说是语时,教化告敕诸菩萨德,所愿至诚悉已具足,示现如来变化感动,解诸众会狐疑结网,降摄一切诸魔之场,光显如来训诲之谊,备佛本业欲使具足。是故世尊,处师子座宣无盖门。于时宝幢菩萨承佛圣旨,用佛庄严三昧正受,令普众会致佛庄严建立威神。时名闻力菩萨承佛圣旨,用红莲华三昧正受建立众会,一切诸华令成法华,以此众华散于世尊一切菩萨。三昧时海觉菩萨承佛圣旨,以众香定三昧正受,使诸毛孔建立演出妙味栴檀。四明网菩萨承佛圣旨,以光明定三昧正受,令一切光建立众会靡不蒙安。五大哀念菩萨承佛圣旨,以无眴定三昧正受建立众会,瞻戴如来目不敢眴。六离垢察无底菩萨承佛圣旨,以法悦定三昧正受建立众会,慕乐正法、好法、志法、乐以法乐。七辩严菩萨承佛圣旨,以愿迹定三昧正受建立众会,皆令蠲除五盖之患。八变诸法王菩萨承佛圣旨,以无忽忘三昧正受建立众会,志在佛道慕如来行。九心勇菩萨承佛圣旨建立众会,使伏诸魔及外怨害靡不从化。十降诸魔菩萨承佛圣旨,以毁魔场三昧正受,适三昧已,应时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魔其数百亿及诸魔兵,速疾速疾,各从宫殿忽然不现,诣宝高座住于佛前,稽首足下绕于世尊,无央数匝不可称计,奇异妙物供养大圣,恭敬悚息一心叉手,劝助天师颁宣经典,唯愿以时开化说教:“吾身今日降魔菩萨威神所建故来劝助。唯天中天,吾当放舍所作魔事不乱众生,今以法故来至于斯,由是大圣当察吾身志操所趣。”


  于时,世尊察魔心念赞曰:“善哉!善哉!诸仁者等,汝党乃能放舍魔事,劝助如来令说经法。缘是之故,汝等之身因此获报,皆当越度一切魔业。所以者何?犹百千岁屋室闇冥,一灯入中寻即消昧。如是诸人于百千劫兴发尘劳闇冥之欲,一善本心力之所变,消灭众患令无有余。譬如诸人一日之宫,一月之殿,一大宝珠,一一各出光明之曜消除众冥。如是诸人一心善本观其修行而念应顺,皆除一切无明众冥、六十二见、九十六迳众患之难。以是之故,今日诸仁来觐如来加复劝助,因此德本,稍渐蠲除一切无慧愚痴之冥,当获无极导法之门。”

Tags: 责任编辑:莲海法雨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1/8/8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大方等大集经 【六十卷】 下一篇宝女所问经 【四卷】
回向偈
清净莲海佛学网: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交流论坛 联系我们
清净莲海佛学网 版权所有 津ICP备080001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