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含部 | 本缘部 | 般若部 | 法华部·华严部 |宝积部 | 涅槃部 | 大集部 | 经集部 | 密教部 | 律部 | 释经论部 | 毗昙部 | 中观部 | 瑜伽部 | 论集部
经疏部 | 律疏部 | 论疏部 | 诸宗部 | 史传部 | 事汇部·外教部·目录部 | 古逸部·疑似部
当前位置:清净莲海大藏经(非赢利,纯公益网站) -> 新修大正藏 -> 大集部

TOP

大集大虚空藏菩萨所问经 【八卷】(一)
2017-07-31 15:44:28 来源:清净莲海佛学网 作者: 【 】 浏览:442次 评论:0

大正新修大藏经    第13册  No.404


大集大虚空藏菩萨所问经卷第一


开府仪同三司特进试鸿胪卿肃国公食邑三千户赐紫赠司空谥大监正号大广智大兴善寺三藏沙门不空奉    诏译


如是我闻:


一时,薄伽梵在如来境界宝庄严道场,而此道场皆是如来之所加持,积集广大福德资粮,大行等流之所成就;是诸菩萨所住宫殿,演说无边甚深法处;亦是如来游戏神通无碍智境,能生广大善巧念慧,入无所有智所行处;尽未来世称赞无量殊胜功德。世尊现证一切诸法,平等自在善转无上清净法轮,善能调伏诸弟子众,善达一切有情意乐,善知一切诸根彼岸,善断一切烦恼结习,於诸佛事任运施作无有休息。与大苾刍众六百万人俱,此诸苾刍皆是如来法王之子,心善解脱、慧善解脱,已断一切烦恼结缚,善说一切甚深佛法;复能通达於无相法,端严殊特具足威仪,为大福田增长之处,善住如来之所教令。


复有菩萨摩诃萨众,从诸佛刹而来集会,其数无量不可思议、不可譬喻、不可言说。此诸菩萨於刹那顷,游戏无边诸佛世界,供养奉事一切如来,劝请说法闻法不厌,常恒成熟一切有情;善巧方便能到第一清净彼岸,住无碍解超越种种分别戏论,位皆隣近一切智智。其名曰:电天菩萨、战胜菩萨、遍照菩萨、勇健菩萨、摧疑菩萨、奋迅菩萨、观察眼菩萨、常舒手菩萨,与如是等上首菩萨摩诃萨俱。


尔时,世尊为诸菩萨摩诃萨,说大集会甚深法时,一切大众处在虚空住宝楼阁——而此楼阁庄严殊胜,犹如大庄严世界中一宝庄严佛土,诸菩萨众所住楼阁无有异也——是诸大众各各相见皆坐其中。时此三千大千世界一切色像,苏迷卢山、轮围山、大轮围山、赡部洲等,聚落、城邑、江河、泉流、陂池、大海、丛林、草木,一切地居所有宫殿,悉皆隐蔽而不复现。欲、色、空居乃至有顶,诸天宫殿及诸有情,形色之类亦悉不现;犹如劫烧火灾之後,大地焚爇唯有虚空,中无一色为眼所见。此亦如是,三千大千世界之中,无一色相为诸有情眼所覩见,唯除此宝庄严道场声闻、菩萨,诸天、龙、药叉、乾闼婆等,一切众会所有色像了然显现。又此道场有师子座自然涌出,其量高广万踰缮那;此师子座出净光明,普照三千大千世界,暎蔽日月释梵护世,所有诸光皆不复现;佛坐其上。时诸大众,见此奇特胜妙相已,踊跃欢喜叹未曾有,互相谓言:「如是殊胜庄严楼阁善巧差别,假使我等住一劫寿,说莫能尽。」


尔时,舍利子承佛威神,从宝楼阁起住虚空,整理衣服偏袒右肩,[跍*月]跪合掌而白佛言:「世尊!是何因缘先现此瑞?於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色像,悉皆隐蔽如大虚空,唯有如是所居众宝庄严楼阁自然显现。」


佛告舍利子:「汝今见此宝楼阁不?」


答言:「已见。」


佛言:「舍利子!汝能赞叹此宝楼阁功德尽不?」


舍利子言:「尽我寿量不能称赞真实功德。」


「如是,舍利子!有世界名大庄严,彼中所有妙宝楼阁一切众会皆住虚空,今此楼阁如彼所现。」


舍利子白佛言:「世尊!彼大庄严世界今在何许?」


佛言:「舍利子!东方过此八佛世界微尘数佛土,有世界名大庄严,佛号一宝庄严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今现在说法。舍利子!以何因缘名大庄严?彼世界中所有庄严殊胜之事,若我住世以一劫寿说不能尽,是故名之为大庄严。复以何缘名为一宝庄严?彼佛常说唯以大菩提心而为其宝,是故名为一宝庄严。彼佛说法,与诸菩萨昇师子座及宝楼阁,踊在虚空高八十俱胝多罗树,为诸菩萨说虚空清净法印:『善男子!云何名为虚空清净法印?所谓一切法离性无性故。云何离性无性?谓一切法无所表示故。云何无表示?谓一切法无光显故。云何无光显?谓一切法远离缘虑故。云何无缘虑?谓一切法寂静相故。云何寂静相?谓一切法无二相故。云何无二相?谓一切法远离别异故。云何无别异?谓一切法入一道相故。云何入一道相?谓一切法自性相清净故。云何自性相清净?谓一切法超过三世故。云何超过三世?谓一切法无依处故。云何无依处?谓一切法无影像故。云何无影像?谓一切法超过境界故。云何过诸境界?谓一切法内、外清净故。云何内、外清净?谓一切法性无杂染故。云何无杂染?谓一切法性寂静故。云何性寂静?谓一切法远离心、意、识故。云何离心、意、识?谓一切法出离相本不生故。云何出离相本不生?谓一切法无我摄受故。云何无我摄受?谓一切法无主宰故。云何无主宰?谓一切法性无我故。云何性无我?谓一切法本来清净故。云何本来清净?谓一切法本无涅盘故。云何无涅盘?谓一切法性如幻故。云何性如幻?谓一切法无实事故。云何无实事?谓一切法无造作相故。云何无造作相?谓一切法远离身、心相故。云何远离身、心相?谓一切法离相无相故。云何离相无相?谓一切法自相不动故。云何自相不动?谓一切法无所依止故。云何无所依止?谓一切法无所缘故。云何无所缘?谓一切法远离阿赖耶故。』舍利子!彼一宝庄严如来,为诸菩萨说如是三十二虚空清净法印。时无量菩萨知诸法性与虚空等,得法自在清净智忍。


「舍利子!彼大庄严世界所有菩萨,以布施庄严,於无量劫随顺舍故;以净戒庄严,身心清净无诸垢故;以忍辱庄严,於诸有情无害心故;以精进庄严,积集一切法资粮故;以静虑庄严,游戏一切解脱等持等至故;以智慧庄严,远离一切烦恼习故;以大慈庄严,拔济一切有情故;以大悲庄严,不舍一切有情故;以大喜庄严,於一切有情常喜悦故;以大舍庄严,於一切有情无憎爱故。


「复次,舍利子!彼一宝庄严如来世界中,有菩萨摩诃萨名大虚空藏,以大福德及大威力而自庄严,获无碍智。以相好庄严於身,以辩才庄严於语,以胜定庄严於心,以多闻总持庄严於念,以平等舍庄严於实,以慧庄严於诸趣意乐,以胜进加行庄严於增上意乐,到於一切法无疑惑故;以神足庄严,游戏自在诸神通故;以福德庄严,获宝手功德常施舍故;以智庄严,分别有情种种意乐故;以觉庄严,令诸有情悟胜法故;以眼庄严,能於五眼得清净故;以耳庄严,闻诸法义如响应故;以无碍解庄严,法义词辩无尽说故;以力庄严,得佛十力坏魔怨故;以无畏庄严,摧诸外论无所屈故;以功德庄严,获佛无边诸功德故;以法庄严,於众毛孔演法如响故;以明庄严,能见一切佛法藏故;以光庄严,照耀一切诸佛刹故;以记心庄严,无错谬故;以教诫庄严,令如说行故;以神境庄严,变现一切种种相故;以一切佛赞叹庄严,住无系属得自在故;以一切善法庄严,入一切佛法境故。


「舍利子!彼虚空藏菩萨摩诃萨,成就如是无量功德;与诸菩萨发意欲,来诣此娑诃世界,瞻仰於我恭敬、礼拜、奉事、供养;亦为分别此大集会微妙法门,令斯十方诸来菩萨,生大喜悦清净信乐;又令菩萨摄受大摄受道法故。」


尔时,大虚空藏菩萨摩诃萨,与十二俱胝菩萨前後围遶,一心瞻仰一宝庄严如来,白言:「世尊!我今欲诣娑诃世界,礼拜供养释迦牟尼佛,愿见听许。」


彼佛告言:「今正是时,随汝意往。」即时顶礼一宝庄严如来足已,住对面念:「承佛游戏无行神通。」从彼国没忽然不现,一念之顷与众菩萨,至此娑诃世界宝庄严道场;住於虚空,散彼世界众妙花香如雨而下,所谓:末香、涂香、幢幡、缯盖,月花、大月花、妙殊胜花,日月光花、日灯花、日精花,爱花、大爱花、照曜花、娑闼罗花,胜妙娑闼罗华、遍无垢花,清净无垢花、金光照曜花,虚空照曜花、大白香照触花,百叶千蘂花、除忧花,作喜花、天所赞花,龙花、安乐生喜花,禅枝花、令身快乐花、令心欢喜花、香遍三千世界花,息除众病华、妙威德庄严花、流出无边福德花、照触十方菩萨华,雨如是等种种妙华积高至膝,周遍三千大千世界。


时诸大众见此花已,白言:「世尊!如是种种胜妙诸华、众妙妓乐,昔所未见昔所未闻,从何所来?愿见开示。」


佛言:「是彼大虚空藏菩萨摩诃萨,从大庄严世界而来此会,住在虚空,先雨如是胜妙诸花,供养於我及此经法。」


尔时,大虚空藏菩萨摩诃萨,与俱来菩萨从空而下,头面礼足遶佛三匝,住一面立而白佛言:「世尊!彼一宝庄严如来,问讯世尊少病少恼、起居轻利、安乐行不?此有十二俱胝菩萨,昔以曾受世尊化导,与我俱来诣此娑诃世界,为欲听闻《大集经》故;彼世尊为欲令诸菩萨,於一切法得自在故;成就大法故。唯愿世尊哀愍摄受,为说如是甚深法要。」


尔时,大虚空藏菩萨,即於空中变大宝盖,众宝庄严覆如来顶,光明照耀遍彻十方,昇於如来师子之座,其座高广万踰缮那。於是大虚空藏菩萨,合掌赞佛说伽他曰:


上法功德妙智尊,    清净无垢无限量;    如空平等寂无动,    敬礼甚深无与等。
   

能示身相微妙色,    不离法身现是身;    悲随有情身亦然,    普现百福庄严相。
   

已离音声无闻见,    断诸言词无说示;    虽知语性如空响,    以大悲心而演说。
   

於诸有情心平等,    知心如幻无自性;    悉知心行无思虑,    平等究竟心为心。
   

示现种种度世间,    善逝身形无所得;    以妙所依功德体,    随其所乐为现身。
   

法无所得佛亦然,    不着於法离分别;    知法能度有情故,    随宜为说常无间。
   

大众普共观佛身,    所现色相皆差别;    世尊已离身心相,    随现皆令众欢喜。
   

因缘和合诸法生,    虚妄分别非真实;    以知诸法悉如是,    得成正觉证涅盘。
   

既断分别离中边,    知其空寂无自性;    虽知诸法性清净,    善说业果无差违。
   

法无有情寿及人,    寂然如空离名字;    了彼有情实非有,    悉令证入甘露门。
   

已修百亿行难思,    精进求於无上道;    由此因缘已成办,    到无行处觉涅盘。
   

妙觉诸法性无殊,   於上、中、下皆平等;   住平等智无分别,  故佛常无不定心。
   

知蕴、处、界皆如幻,   三界犹如水中月;   有情如梦性非真,  为说如此非真法。
   

世谛说成无上觉,    不可说得无得相;    菩提无得轮亦然,    转无转相无所转。
   

自度度他於彼岸,    自解解他诸系惑;    自安安他置大乘,    自他俱证涅盘乐。
   

有情无生亦无灭,    有情本来常清净;    有情自性如幻相,    有情既悟证菩提。
   

色如虚空无有生,    一切世间亦如是;    是法无色离色相,    由知是义色寂静。
   

以喻称赞如来德,    有情闻赞皆深着;    佛德如空不可量,    如是无二真赞佛。
   

敬礼能觉诸有情,    无观无心至无得;    唯有诸佛能赞佛,    我礼如如真德尊。
   

了诸有情无我人,    诸佛法界同一相;    已知诸法离欲相,    故我供养平等尊。


尔时,大虚空藏菩萨摩诃萨说是伽他已,即时宝庄严道场妙宝楼阁六种震动,空中出声而作是言:「释迦牟尼世尊,於无数俱胝那庾多百千劫中,所有积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此大虚空藏菩萨,以妙伽他悉能称扬。善男子!若於梦中尚未曾闻,何况得见。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此伽他,能生信解,解已修行,当知此人渐次不久能师子吼,如虚空藏菩萨。」


尔时,大虚空藏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我为欲闻大集经典,故来至此娑诃世界,瞻仰世尊,礼拜、供养、听闻斯法。今此众中诸来正士,各各於法而有疑心。唯愿世尊,令於诸法得法光明生决定慧。善哉!世尊!我今欲问决定之义,唯愿如来少赐方便。何以故?世尊!是无碍智者,善知一切有情诸根前後熟故。世尊得光明者,离诸闇瞑故。世尊知义者,善能分别诸句义故。世尊知时者,不越时授记故。世尊知宜者,於诸有情随宜说法故。世尊游戏者,於诸神通得自在故。世尊净观察者,了有情心行如掌中故。世尊高大者,无能见顶故。世尊勇健者,三千界中无能陵屈故。世尊自然者,无师证悟一切法故。世尊导师者,於诸道中示正路故。世尊大医王者,以甘露药能永除断有情惑障缠盖病故。世尊持大力者,得於是处、非处乃至三明故。世尊大无畏者,於一切世间沙门、婆罗门、诸天、魔梵之中,大师子吼无所畏故。世尊成就不共法者,获得三世无碍智身、口、意清净,三摩鉢底解脱知见等不共法故。世尊住大慈者,以无碍慧於诸有情平等观察,如虚空故。世尊住大悲者,以平等慧於诸有情善行、恶行若苦、若乐无所动故。世尊住大喜者,行於禅定解脱到彼岸故。世尊住大舍者,心无憎爱如虚空故。世尊住平等者,入一切如来平等智故。世尊无希望者,智慧满足远名利故。世尊一切智者,五眼清净见一切法悉究竟故。我知世尊成就如是无量、无边功德,我等今者爱乐法故,於此法中欲小谘问;令诸有情於平等法,方便出生一切智智。」


尔时,佛告虚空藏菩萨摩诃萨言:「善哉,善哉!正士!汝於殑伽河沙佛所已得授记。我今听汝随有所问,当为分别,令得欢喜。」


於是众中有菩萨摩诃萨,名功德王光明,问虚空藏菩萨言:「汝为何故问於如来?」


时大虚空藏菩萨即以伽他而答之曰:


普心等於诸有情,      妙心等住於彼岸,       悟心无心入妙理,      是故我问於世尊。
   

得光无暗清净者,      无疑能断彼疑惑;       为令决定得解脱,      是故我问於世尊。
   

知我无我悉清净,      常利有情住无我;       解脱有情我见缚,      为此等故问世尊。
   

威仪善住於净戒,      意乐清净虚空等;       坚固不动若迷卢,      是故我问功德者。
   

精进无边勇无退,      能摧我慢众魔怨;       自净净彼烦恼缠,      故我请问端严者。
   

乐闻施、戒、忍、精进,   禅定、解脱、发诸通;   清净无垢胜慧明,   故我问於清净义。
   

住空、无相、无愿者,     示现生死或涅盘;   无生、无住、无去来,   故我问於清净智。
   

甚深知见无涯际,      声闻、缘觉及余众;      无能难问不可测,     我为如是问世尊。
   

乐於正法能通达,      法与非法俱无取;       常於善法心不乱,      是故我问如来法。
   

不断佛种诸贤士,      能护正法及僧伽;       名闻三世诸佛称,      故我问於功德海。


尔时,大虚空藏菩萨以伽他答功德王光明菩萨已,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修行布施波罗蜜多犹若虚空?云何修行净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波罗蜜多犹若虚空?云何修行福德、智慧二种庄严犹若虚空?云何不舍离佛随念,不舍离法随念、僧随念、舍随念、戒随念、天随念?云何菩萨修行诸行等於涅盘?云何菩萨善知一切有情行相?云何能持佛法宝藏,如来等觉彼法性相如实而知?云何菩萨善知有情本来清净而成熟之?云何菩萨如理相应修习佛法至於究竟?云何菩萨不坏神通,於一切法而得自在?云何菩萨得住甚深佛法理趣,一切声闻及辟支佛所不能测?云何菩萨入缘起善巧智,远离一切边见?云何菩萨以如来印印於真如,不间断善巧智?云何菩萨入於法界甚深理趣,见一切法互相周遍平等一性?云何菩萨意乐坚固犹若金刚,於此大乘无有倾动?云何菩萨於自境界清净如佛境界?云何菩萨得陀罗尼无忘法行?云何菩萨获得如来加持无碍辩才?云何菩萨於生死中而得自在?云何菩萨摧伏怨敌超越四魔?云何菩萨积集无量福德资粮,为诸有情作所依止?云何菩萨出无佛世,为诸有情而作佛事?云何菩萨获得海印三摩地,不染一切有情心行?云何菩萨得无染着,心如虚空风无有障碍?云何菩萨善知轨仪,修行离暗获得光明,不随他缘得自然智,速到大乘一切智智?」


尔时,佛告大虚空藏菩萨摩诃萨言:「善哉,善哉!正士!」复言:「善哉,善哉!正士!汝今善能问於如来如是深义,能为有情发如是问。汝能明了一切佛法,已曾供养奉事过去无量诸佛,於诸佛所种诸善根,被精进甲求法无厌;以智慧器杖出诸魔境,常乐利益一切有情;超越世间毁誉八法,心行平等犹若虚空;久已积集一切智智,如汝功德边际叵量;已於恒沙过去佛所曾问斯义。是故正士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分别解说菩萨摩诃萨所获功德,到於大乘一切智智。」


虚空藏菩萨言:「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佛告大虚空藏菩萨言:「善男子!菩萨成就四法,修行布施波罗蜜多犹若虚空。云何为四?所谓:以我清净故有情清净;以有情清净故施即清净;以施清净故回向清净;以回向清净故菩提清净。善男子!是为菩萨成就四法,修行布施波罗蜜多犹若虚空。


「复次,若菩萨成就八法,能净修行布施波罗蜜多。云何为八?所谓:我清净施;我所清净施;因清净施;见清净施;相清净施;异相清净施;不望果报清净施;心平等如虚空清净施。是为菩萨成就八法,能净修行布施波罗蜜多。


「善男子!譬如虚空无有边际,菩萨无限行施亦复如是。譬如虚空宽广无碍,菩萨回向行施亦复如是。譬如虚空无色,菩萨离色行施亦复如是。譬如虚空无有受者,菩萨离受行施亦复如是。譬如虚空无所染着,菩萨远离染着行施亦复如是。譬如虚空无所为作,菩萨远离有为行施亦复如是。譬如虚空无有识想,菩萨离於识想行施亦复如是。譬如虚空遍诸佛刹,菩萨大慈行施遍缘恒沙诸佛国土一切有情亦复如是。譬如虚空无有穷尽,菩萨不断三宝种回向行施亦复如是。譬如虚空无有暗瞑,菩萨行施离烦恼暗亦复如是。譬如虚空无相显现,菩萨行施心体清净亦复如是。譬如虚空含容一切,菩萨行施普摄有情亦复如是。又如变化人施变化者,无心分别不希其报,菩萨行施亦复如是,皆如幻化远离能所不希果报。善男子!菩萨行施以胜智慧舍诸烦恼,以方便智不舍有情,是为菩萨修行布施波罗蜜多犹若虚空。」


尔时,灯手菩萨摩诃萨,在於会中即从座起,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以何等相修行如是布施波罗蜜多?」


佛言:「善男子!菩萨摩诃萨应以无相修行如是布施波罗蜜多。何以故?以一切法无身相,身相清净故;无有情相,有情相清净故;无法相,法相清净故;无智相,智相清净故;无慧相,慧相清净故;无心相,心相清净故;无世间相,世间相清净故;无色相,色相清净故;无见相,见相清净故;如是乃至无暗、无明离一切相。无相究竟边际获无尽忍,得於如来决定记莂,住於菩萨尼夜摩位,以不退印印之,得佛灌顶,成就一切平等佛法,善知一切有情行相。菩萨以如是行修行布施波罗蜜多。」


说是法时,万六千菩萨於诸法中见诸法性,犹若虚空获无生法忍。


尔时世尊说伽他曰:


心常清净恒行施,    为求菩提不望报;    施已欢喜无追悔,    是为妙施得解脱。
   

智者知法皆如幻,    不顾身命及以财;    於余资具皆不贪,    志佛菩提心决定。
   

悉皆等施无憎爱,    不生退没恒进修;    由观诸法如虚空,    是故无喜亦无厌。
   

知法性相本清净,    菩提与施亦复然;    由於所施不生贪,    故常能舍无戏论。
   

平等普施离思虑,  於上、中、下无分别;  意乐清净常无垢,    所有惠施离悕望。
   

知身幻化皆无常,    财亦不坚如梦电;    即生悲愍世间故,    而能常施不染世。
   

无我行施烦恼净,    即能建立於佛教;    不为魔罗所得便,    如是施心难校量。
   

十力所说此施心,    应住清净尸罗行;    由此善修获静虑,    智慧便能速圆满。
   

施戒与心俱清净,    烧诸结使不复生;    自他皆获於利益,    能得无为涅盘乐。
   

为除贪结行於施,    是故不染亦不着;    惠彼令无於苦恼,    自成清净菩提因。
   

所施心无於退没,    由斯得见菩提性;    已见菩提清净德,    则能度於无量众。


大集大虚空藏菩萨所问经卷第一

Tags: 责任编辑:莲海法雨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1/8/8
】【打印繁体】【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阿差末菩萨经 【七卷】 下一篇虚空藏菩萨经 【一卷】
回向偈
清净莲海佛学网: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交流论坛 联系我们
清净莲海佛学网 版权所有 津ICP备08000123号